※小學生文筆

※糖雞CP虐向

※心理戲多

※作者玻璃心請輕噴

以上還麻煩謹慎食用

 

 

 

 

「讓我走。」

「唯獨這個......不可以......對不起。」

 

放我出去......

 

 

-------------------------------------------------- ----------

 

「哥看我帶了什麼」「今天是情人節,哥看我給哥帶的禮物」

朴智旻拿出一條手環,銀色圓環外仔細的雕刻著每一條紋路,端細便可發現細紋深淺粗細,圓內則刻上了MIN YUN GI,

任誰都看得出送禮人的用心,但閔玧其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繼續讀著手上的書,

朴智旻也沒生氣笑著替他戴上,閔玧其皺了皺眉仍然沒說話

 

 

「怎麼了?不喜歡嗎,要不我明天買另一種樣式的,看哥喜歡哪種」

「不需要。」閔玧其面無表情道

 

 

「哥不開心嗎?」

「呵......你還會在乎我開不開心」

朴智旻一臉擔心的問,就怕他心情不好,不過換來的卻是對方有意無意的嘲諷

 

 

「別生氣嘛,不然哥有什麼想要的或是想做什麼?」

 

 

閔玧其靜靜地看著朴智旻表面上真實誠懇但內心早以變質的扭曲價值那種深入腦髓的控制,平靜抑制下的瘋狂佔有,

強烈阻止而滿溢的泉湧因無法平復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一直以來閔玧其獨自承受

嘗試迴避,嘗試反抗......嘗試求救

 

 

在早已被病態所蝕銹的心臟面前,尖聲的張牙舞爪根本不足為懼,

朴智旻就如同一顆不定時炸彈,而閔玧其則彷若纏繞於四周的電線,在炸裂的同時必會粉身碎骨,

閔玧其曾天真的以為這慾望好比翹板縱使一人墜落仍必有一人生還

 

 

但他錯了

錯的離譜

錯估了朴智旻的執著

錯估了朴智旻的極限

 

 

錯估了......自己的包容

 

 

朴智旻將近乎極致的控制欲全數加註在閔玧其身上,又是誰說閔玧其能協防的了,

只是現下的處境他亂不得,他要逃,要離開,崩潰不是唯一能做的。

 

 

「讓我走。」

 

 

靜默凝聚了空氣,只剩床頭上的鬧鐘一下一下地刺激聽覺

 

 

「唯獨這個......不可以......對不起。」

 

 

許久朴智旻回答,答案不出閔玧其預想,

可是他不懂,那句對不起是說給誰聽的,

既然愧於他又何必折磨彼此,還是藉此找個理由給自己一個交代,

 

 

他不懂,不管是什麼他都不懂,朴智旻也好他也好,他受夠了,

 

 

每一天每一天看著這張臉

這張臉

仍舊是這張臉

 

 

看著他對自己笑,對自己好,莫名萌生“乾脆就這樣吧,也許還不錯”的想法,他開始迷惘是不是該留下,

蔓延的煩躁伴隨怒火,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回應朴智旻,

 

 

 

他只想出去

他想自由......

 

 

「求你了......放我走......」

 

 

朴智旻看著閔玧其沒有做聲

 

 

一開始他害怕害怕他們之間的距離只增不減,

時間久了,藏在心底的情感似乎有了變化,害怕裡又又了其他,

 

 

想要留住對方

想要抓住對方

到想要將對方握在手心

 

 

當他意識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他心裡清楚事情搞砸了,但更是明白自己不想讓對方離開,乾脆就將人這麼困著,

為了減緩心中的罪惡,更是盡其所能的獻出,

但看著閔玧其從最初的驚訝到淡漠,朴智旻心裡比誰都還清楚,

 

 

撐不住了

 

 

其實不管是放或是不放他跟閔玧其的結果可想而知,

他並不想強迫閔玧其,儘管如此長時間將他困住,

他知道是該放他走了,看著現在的閔玧其他比誰都還難受,

 

 

足夠了

 

 

持續下去也只會是兩敗俱傷,差別在於誰先倒下而已

 

 

「你走吧......」

朴智旻一字一字輕聲道

 

 

 

 

囚與被囚差的就那麼一階

讓到放也只是一個過程

走或留......結果,可難說。

 

 

END.

 

 

 

 

UU廢話區

 

其實之所以會寫這對是受朋友安利

對他們沒有太多了解甚至連名字都記不太清

再加上第一次寫這麼多的心理戲

有一部分是抱著練練文筆的心態

自己也很明白其實只是套套劇情而已

不是真愛非常抱歉

總之若是有人喜歡的話是非常非常的感謝的

 

感謝閱讀 我心好慌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CHI 的頭像
UCHI

Uチ@ :) の部落格

U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